忍者ブログ
Aka's Daily
歡迎來到阿卡的碎碎念的爛BLOG(RY 
這兒通常放滿日常和COSPLAY的照片
請不要轉載這兒的照片謝謝。

本人是阿卡,隨便你怎樣叫但不要叫小卡,因為我受不了(?
-活著Fever!!!!

目前愛好

♥Avengers
♥東方Project

♥Jojo奇妙冒險

歡迎交換連結,目前我的朋友很少/_>\

希望能堅持有空來更新一下W
PR
my dad passed away 1 month ago, i felt furious and painful in this period.
I feel angery as he has gone without any worlds, we dont know anything from him.
we almost lose our mind, we are busy on tackle his funeral and the heritage.
i gumble him as we are tired and helpless on the heritage, well...then i feel gurity... he is my dad, i should not do that, right??
sometimes, i still hope the light of the dinning room is turned on when i look up at home in the night. However, no more light in the night, the man who nap in the sofa never be there anymore.
ya.... i miss him.
i want to talk with him... ya... lots of things want to say and i cant talk with him.
all i want  is apology.
i fail him, i cant make him proud of me.
how useless am i.
sorry, for all the time.

『來跟我說說你在蘇聯那兒的事,好嗎?』

『你想知道什麼?』

『死亡是怎樣的?』

『⋯⋯一片空白。』

我還在酣睡,整個人縮進被子裡,嬰兒般的捲縮在床上,腦子昏昏沉沉,什麼都沒看見,單純的閉眼。我沒在愛麗斯的樂園裡踱步遊盪,也沒在天上展翅飛翔,沉重的身體躺在鬆軟的床上,意識回到黑暗的懷抱裡,自從我不再相信一切的童話故事後,我就再沒到過晚上的樂園裡去,這大約是妖精們對我的懲罰,把我流放到黑暗裡。有時候我還能看到來自未來的恐懼--高考失意、從空中永遠墜下,還有那些冰冷失溫的身軀,我總不能從恐懼中醒來,無力地等得時間流逝,離開溫熱的床,回到峽小的房間裡。

『將來把我放進瓶子裡,然後放到海裡去。』他抿了一小口咖啡,像閒話家常般隨意地說著。

『那我要在空中自由地遊盪,到時候把我灑到空中裡就好。』我往嘴裡塞了好幾口蛋糕,只有那一刻,我和他有著永遠的時間,用死亡開著無聊的玩笑。

「你爸失去了意識。」我迷迷糊糊地睜開雙眼,吃力地擺動那酸痛的身體,半夢半醒地望向門外的光源。她雙眼通紅,身體都在發抖,平日尖銳的聲音換上顫抖的哭腔,那些言語直接敲醒了我,我踢開被子往床下奔去。他跟平日坐在沙發上打瞌睡的樣子一樣,嘴巴微微張開,揪著鼻鼾,鞋子只穿了一隻,手上還拿著另一隻襪子。

『你明天不用上班嗎?』她下班回來後對著他說。

『要啊,我上六時。』他睡眼腥忪地拾起頭,一邊搔頭一邊揉著酸痛的腰往房裡走。

那死灰的蒼白嚇得我怔在原地,她無助地哭著,我伸出手指輕輕抵在他的鼻孔,即使沒有觸碰也能感受那股從身而發的寒冷,腦海裡翻天覆地的混亂,拿起電話揭斯底理地吼著。我腦袋發熱,熱得有點發漲,她依然枉然失措的哭著。我咬咬牙,從那冰硬的地板上站起來,一邊梳洗一邊往她喊:「哭什麼哭,我還沒哭!去把鐵門拉開讓他們進來。」心裡不悠而來的憤怒幾乎讓我崩潰,我拼死地壓抑著,為什麼會感到生氣呢?我不明白也不知道。

他們把他抬上救護車,我立馬把筆電和外置充電器塞進背包,抱著他的公事包坐到車上去。救護員不停給他做著心外壓,他還是睡得昏沉,臉色依舊蒼白。我盯著他,隨意回答警員的問題,那短短五分鐘的車程是我人生中最漫長的時間,時空無限伸展,四周的聲音變得怪異與緩慢,最後慢得變成毫無起伏、沒有盡頭的單聲。他躺在擔架床上,我在一旁靜靜地看著,內心百般交雜。

「我爸在蘇聯那兒肚破腸流也沒事,他會好過來的對吧?」我對著那位警察說,死抱著他的公事包:「他會沒事的,他會醒過來的,他是我爸⋯⋯。」但實際上這些說話是對著自己說的,呢呢喃喃地麻醉百感交雜的內心。

「他會沒事的,他會醒來的⋯⋯。」整程車程裡我呢喃地重覆著,彷似多說幾次他又會醒過來,不死心地在內心裡唸著,但我的腦子清楚知道那只是我無力的掙扎而已。

『你不是應該要退休嗎?』

『過了這年就會榮休了。』

『你有想過退休後要做什麼嗎?不用上班會很無聊吧?』

『就天天到圖書館看看書,四處走走吧。』

他被送進急症室裡,我坐在一旁,不停往裡頭窺探,期望下一位被送出來的病人是他。愈來愈多護士和醫生跑進去,我不安地走近那湖水綠的簾子,從那微少的間隙裡偷偷地打量著,但我什麼都看不清,只聽到那些電擊聲與心率機的嗚聲,電擊聲愈多我就愈心慌。我緩緩地坐到椅子上,內心默默向上帝祈求,那大約能是我在混亂間唯一一絲安慰。

她來到醫院,把內心裡的不安一下子倒在我身上,用淚水打濕我的衣服,緊緊地抱著我想從我身上得到安慰。事實上我沒有安慰好,反而冷冷地道:「擦乾你的淚水,我們還有事要幹。」大約是兒童時期的經驗讓我對淚水產生一種根心蒂固的厭惡,我討厭眼淚,那是懦弱的表現。

他們把他推進病房裡去,我扯著她往病房走,內心依然默默地唸著:『沒事的,沒事的⋯⋯。』我的腦子比誰都還要清楚,這是我想要逃避現實的反應,愚蠢又可笑,我分裂似的一邊暗暗地嘲諷自己一邊作無力掙扎,內心的難受狠狠地壓著思考,猛獸般撕咬著理性,心臟有種難以形容的梗塞感,無法破口而出的不快繼續往內心積壓,化左淚水充斥雙眼。我吸了吸鼻子,把淚水塞回身體裡去。

「很抱歉,我們己經盡力了⋯⋯伯父的腦杆默長期缺氧而死亡,但我們不想放棄他,所以給他輸了強心藥,但心跳依然非常低,你們要作好心理準備,這段期間多點來陪他吧。」

我看了病床一眼,他滿身管子,靠著機器與藥物強行地被活著,內心難受得像撕裂一樣:「竟然他都要死了,為什麼不能中止?你們這樣反而讓他更難受了,就不能讓他平安地離開嗎?」

「我們理解你們的心情,可是法律不容許⋯⋯但我們還是要得到你們的綬權,心臟再次停頓的話,我們就不會作任何的⋯⋯」

「不用救了,讓他走吧,大腦都死了,一切都成定局了。看他這樣,他會更難受的。」我沒等醫生說完就衝口而出,我握著他那冰冷和僵硬的手,他的手還是跟記憶中寬大,我的手在他的手中是那麼的細小。我一言不發地看著他,久久不願離開,她站在我身邊凝視著他,我和她誰都不願說話,心怕打擾他似的。

淚水在眼眶裡打轉,我藉著「上廁所」之名離開,我用力吸著鼻子往廁所跑,心怕讓任何人看到我現在的模樣,那個懦弱無能的我。我衡進廁所裡,躲在其中一間廁格裡,蹲坐在地上放聲痛哭,內心抑壓良久的情感一下子溢出來,滴落到地上。我用手袖擦掉淚水,內心嘲笑著自己的無能,只有此刻,我無法反駁內心的想法,我就是如此的脆弱無能,那是多麼的令人討厭。

醫院裡過低的溫度與刺鼻的消毒藥水味最終令我冷靜下來,我揉了一下發麻的雙腿,用冷水拍打通紅的臉頰,重新板起臉孔,一把拉開實木的廁所門,大步地往病房走,裝作毫不在乎的樣子應對著麻煩的親戚們。

「來和我睡吧,我睡不著。」她這樣對我說,我點點頭,躺在他的位置上。

她哭了,那些醬醉的啜泣聲傳進我的耳邊,我拉緊被褥,閉上雙眼,想讓自己逃離一切。我看著從窗簾隙打進來的燈光,淚水寂靜地流出來,我努力地想要止著淚水,腦裡一切有關他的記憶不停地浮出,我捂著雙眼,想用掌心堵著淚水,但都是徒勞無功的掙扎。

我用余光打量她,平穩的呼吸,微微揪著鼻鼾。我躡手躡腳地爬下床,躲回自己的房間裡,只有那窄小的床才能安撫我一整天的疲累。我抱著一堆面巾,難受地揪著鼻涕,直至把鼻翼擦至破損。

『你爸辛苦勞碌了一輩子,都沒有好好地休息。』

『他現在終於可以休息了。』

『你爸跟我說過,怕你太好勝,輸不起,非要在高考裡考得很好,對自己要求過高。』

『⋯⋯為什麼不跟我說呢?』

『⋯⋯。』

我躺回自己的小床上,盯著天花上的牆紙,一把低沉的聲音責怪著我:『你看看你,如此沒用,你無法讓父親自豪,永遠也沒有機會讓他自豪。你要一輩子帶著這份遺憾,直至你躺著棺木裡,在火中化為灰燼為止。』

眼淚不甘地落下,我將帶著這份罪疚繼續存活。

「我這輩子最失敗的是沒能讓他自豪。」我坐在病房裡的長椅上,著著一臉倦容的她說:「這會是我一輩子的遺憾,我對不起他。」

「⋯⋯。」

我們都沒說話,他靜靜地躺在黑暗的冷床裡,我們沉默地坐在長椅
 
1月真的是我人生中最戲劇性的一個月,很快樂然後很痛苦。
本來我以2為015年會繼續那些平凡的生活,然後不再平凡了。
那天我半夜3時才睡,然後迷迷糊糊時就被老媽拍醒了,我多希望那只是一場極度真實的一場夢,但那冰涼的觸感和蒼白的臉孔我此時此刻還牢記於心。
我嚇等坐在地上,睡意全消,哭腔地跟警員說話,然後跟著去了醫院的急症室。那些機械的鳴聲在腦裡迴響,時間愈長我就愈慌。

『死亡的感覺是怎樣的?』
『空白一片。』

『他命子硬,不會就這樣走了的。』腦子裡想著我跟警員說的話,但我還是慌,眼睛難受得模糊起來,但我不能哭。

媽媽哭了,我抱著她,心裡難受得很,但我不能哭。

晚上躺在父親的床上,眼淚停不下來。

回過神來發現自己沒寫12月的月記…來補一下吧
12月真的是很瘋癲的一個月,2場EVENT都在考試期,我應該慶幸沒撞考試O<<
終於體會到那種"別人來九展是高興的,而我來九展就有一種要死了"的感覺啦……來九展考試真的不如一槍殺死我

12月超充實吧?趕稿與溫習還有爆服同期進行哈哈><!!!謝謝Level11的各位的陪伴!!!
這是我真的用作者身分進場啦,謝謝BONO邀請我合本XD雖然杯具了(抖
只好下次做好點吧(嘆 我就這樣加入了Level11的同人小分隊DC分部啦哈哈XD
努力生產更多Jason受【幹

說起來這次RG真的超趕,完全是趕死線_(:3UZ)_……(哭哭


下次好想試台灣印刷啊……真的【抱頭】
不過幸好效果不錯啦~

無料沒想到派光了,我以為有剩的謝謝各位拿無料;_;


拿了Barry和Jason看攤^p^!!有人問Jason是不是Red Skull我…我…(痛哭 沒這麼像啦!!!

過了RG就給自己買了聖誕禮物~買了大哥陪桶~~下次買Tim~~
到手後當然就…嘿嘿嘿嘿嘿嘿



大力神屌【幹

後來聖誕節,Sarah帶了Roy來跟Jason團娶;_;看起來好像手拉手XDDD也吃了很棒的晚飯



還買到了想買的袋子!!好開心;_;




最後那天當朋友的攝去拍daredevil~然後晚上就看constantine倒數xdd!!!
這年都活過,2015年就湊合地過吧,但我沒想到原來這年也出了不少cos xdd!!!
下年減產啦~我要儲錢出桶受本xddd
這年的cos總集xd


來年的計劃就這些啦~
  |HOME|   次のページ ≫
material by Sky Ruins  /  ACROSS+
忍者ブログ [PR]
Blogger
HN:
Aka
性別:
非公開
自己紹介:
cosplayer from HK.

-Worldcosplay
-Album
Background id=17881727
PLURK
Weibo
手機blog
k-->
no.